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6集)

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6集)
影執事マルクの手違い

$220.00 $209.00

販售狀態:搶購一空

商品類別:小說  戀愛關係  

選擇規格:

數量:    Spin UpSpin Down  
可訂購時通知
加入收藏
  • 結帳方式:
  • . 線上刷卡 . WebATM . 超商付款
  • 配送方式:
  • 滿 1000 元(含)以上,郵寄一律免運費
  • 內容簡介
    「……馬克先生。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有認真學習喔~~」
    艾霞的戰鬥能力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沒想到會在精靈攻擊——讓〈古夫‧林〉直接暴露在〈魔眼〉威力之下的同時,賞給馬克猛烈的下壓與中段踢腿。面對勉強抬起身子的馬克,少女以與強烈的攻擊相反的聲調請求著:
    「馬克先生,你能不能重新考慮?我不想與馬克先生交手。不過,……我畢竟是這裡的看守人。」
    耶露蜜娜的過去終於明朗,僕人們儘管不願意,卻仍陷入必須對決的狀態。馬克的期望當然是想守護所有人的心願,但——?在海市蜃樓洋房內的人們激烈衝突的內亂篇!

    搶先試閱

    序章


    沐浴在燦爛無比陽光下的法連舒坦因家──經過園丁亞隆的巧手修整,青翠的樹木和花草綻放的美麗廣大庭園裡,少年和少女正對峙著。
    少年手中戴著白手套,身穿繡有法連舒坦因家家徽的燕尾服。或許是因為四處奔走的關係吧,原本整齊服貼的服裝有些凌亂,下襬處還有一小部分變成灰色崩落。
    「……艾霞,妳讓開。」
    聽到少年的呼喚,少女──艾霞露出了有點寂寥的笑容。
    少女頭戴雪白頭飾,身穿群青色連身裙,再配上雪白的圍裙。頂著一頭亂翹頭髮的她,有著充滿大陸原住民特色的褐色肌膚和琥珀色眼眸。是在洋房內服務的女僕。
    「馬克先生,我不讓開……」
    名為馬克的少年苦澀地咂舌,並迂迴地繞過少女奔出。
    「我沒空陪妳。」
    馬克這麼說著一蹬地面。並拿起四處散落的其中一團灰燼,朝著不肯放過自己而追上來的艾霞灑過去。
    「啊!」
    艾霞連忙蓋住臉。馬克儘管因為罪惡感而內心一痛,但卻毫不留情地跟腳邊的影子說道:
    「制服她吧──〈古夫‧林〉!」
    擴展在馬克腳下的影子並非人形,而是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山犬──潛藏於影子之中的精靈〈古夫‧林〉。
    影子維持著山犬的形狀,朝受到障眼法而呻吟著的少女影子奔過去。但──
    「──燒毀吧〈巴拉‧路〉!」
    艾霞在矇著眼睛……不,正確來說是以雙手遮掩視線的狀態下大叫。
    馬克感覺自己好像聽到野獸的慘叫。在此同時,逼近艾霞的山犬影子變成灰色,並漸漸崩毀。接著馬克感受到一股──咚──彷彿直接毆打心臟般的強烈衝擊。
    ──這……原來一開始就鎖定了精靈嗎……!
    艾霞之所以遮住臉,不是因為受到障眼法干擾,而是為了不讓馬克發現她的意圖。馬克承受不了衝擊屈膝跪下,艾霞則謹慎地追殺過來。
    唰──只見她高高躍起,單腳像斧頭一般從頭上砍下。因為跌倒而無處可躲的馬克只能交叉雙臂,承受這一擊。
    轟轟──有如被棍棒擊中般的聲音響起。
    儘管馬克擺出防禦姿勢,但還是受到直接命中頭部般的衝擊。有種體內的力量瞬間被抽乾的感覺。原住民的體能原本就遠勝開拓民。就算艾霞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女,但她的確繼承了原住民的血統。
    馬克眼前的景色轉黑,原住民少女華麗地在他跟前落地,接著右腳往後一抽。
    她要使出踢腿了──馬克伸出因為麻痺而失去知覺的手臂,以另外一隻手保護眼鏡。
    砰──鞭子般的中段踢腿衝破馬克手臂的防禦命中顏面,眼鏡卻沒因此而破掉,簡直堪稱奇蹟。
    「呀?」
    但發出尖叫的卻是艾霞。馬克一邊承受她的踢腿,一邊使出了掃堂腿。
    馬克想讓影子奔向跌倒在地的艾霞,但卻沒辦法。
    〈古夫‧林〉沒有回應馬克的呼喚。不,應該說是無法回應。因為艾霞的〈魔眼〉讓精靈也受傷了。

    契約者──在這塊大陸上,有著一群被如此稱呼的存在。他們透過與精靈締結契約的方式獲得特殊能力。從自己的生命這種貨幣之中取出某些部分做為代價支付出去的契約者,會因為這些代價造成身體上的某些缺陷,而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而法連舒坦因家的當家──耶露蜜娜創造了修復契約者們代價的方法。也因此,在這幢洋房裡服務的大多數僕人都是契約者。馬克是,艾霞也是。
    儘管如此,這兩人還是起了爭執。

    ──〈古夫‧林〉……動不了了嗎……
    畢竟是正面承受了艾霞的〈魔眼〉,馬克應該暫時使用不了能力。他勉強爬起來,與艾霞拉開距離。艾霞迅速起身之後,沒有大意地戒備著。
    ──以前的她這時候就會顯露破綻了……
    馬克過去也曾與艾霞對抗過。當時他是利用艾霞不習慣戰鬥的空檔獲得了勝利,但這次艾霞完全沒有暴露出類似的空隙。
    「妳的本事進步了不少啊。」
    「馬克先生,我可也是很認真地在學習喔?」
    馬克苦澀地呻吟,艾霞顯得有些憤慨地回答。
    「能不能請妳退開?可以的話我不想跟妳交手。」
    以前馬克也曾同樣的被逼到絕境,說過同樣的話。當時是因為艾霞在某些迫不得已的情況下,背叛了主人耶露蜜娜……
    「我不讓。我也不想跟馬克先生戰鬥。但馬克先生你應該也發覺了吧?我是這裡的守門人。」
    艾霞露出懇求的表情。
    「馬克先生……你能不能重新考慮一下呢?」
    然而,跟之前有決定性不同的──

    「如果你不在了,大家會難過的。」

    背叛主人的人變成馬克了。


    第一章 一切始於崩毀的回憶


    少女沒有關於母親的記憶。不,準確來說應該是沒有跟母親交談過的印象。
    當她懂事的時候,母親就得了沉睡不醒的怪病,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沒有醒來過。
    總是睡在地下室的母親,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
    才九歲大的少女,偶爾會思索這樣的問題。
    ──如果母親醒了,會像姊姊這樣溫柔嗎……
    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應該只有父親了吧。但少女必須鼓足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夠問出這個問題。
    她對父親的印象,就只有「嚴厲」可言。
    吃飯時間等於是接受父親禮儀考試的時間。除此之外就是一股腦兒地學習社交界的知識,以及身為一個淑女該如何自處。雖然少女不討厭舞蹈課程,但明明是個女孩子,但她卻連馬術課都得照上不誤這點,實在令人驚奇不已。
    必須內斂清純,但又要擁有貴族所該有的尊貴威嚴。學習許多彼此矛盾的理念,被一大堆教學課程壓得喘不過氣的少女,理所當然地──

    ──變得討厭上課了。

    父親給少女請來的家庭教師可不只一、兩個,他真的從各種專門領域上請來了赫赫有名的大師。
    結果導致少女變得把所有精力,放在如何躲避這些家庭教師的耳目上面。而願意認真花費心思教導這樣不受教的少女的大師,確實也是寥寥無幾。
    結果,身為教育者,有好好教導少女的,就只有執事多明尼克一個人而已。
    「我說多明尼克呀。母親是個怎樣的人?」
    某天,少女突然這樣問了正在上課的多明尼克。
    外表看來不知道該算青年……或者少年,偶爾還會讓人搞不清楚是不是中年的多明尼克露出悠哉的笑容。
    「這個嘛。如果讓我來說,似乎不知為何,妳的母親總沒辦法給人太好的印象……嗯,跟妳很相似,大概是這樣吧?」
    沒辦法給人太好的印象──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被說與母親相似,讓少女陷入不知該高興還是失望的兩難。
    少女拉了拉自己的短髮,心情複雜地嘆了一口氣。
    「母親的頭髮又長又漂亮,姊姊的頭髮也是。她們的髮色雖然不同,但都有一頭漂亮的長髮。」
    少女與姊姊是雙胞胎。但儘管少女這麼活潑好動,姊姊的身體卻不太好,甚至連到家裡的庭院散步都不行。姊姊每天有大半時間在床鋪上度過,總是面帶與少女相反的寂靜微笑。
    父親的愛只投注在那風中殘燭般的姊姊身上。
    他會溫柔地用手指梳理姊姊的長髮,並與姊姊說話。少女從來沒有被父親以這樣的笑容對待過。僕人看到父親那充滿偏愛的笑容,總以──在玩洋娃娃──的口氣說出的挖苦話語,當然也傳到少女耳中。
    羨慕──少女當然不可能沒有這種感覺。
    但是姊姊卻對少女非常溫柔,使她足以不去在乎這些。姊姊總是以最燦爛的笑容面對少女,而少女也最喜歡姊姊了。父親八成是希望少女能夠變得像姊姊那樣吧。
    ──如果我留長頭髮,是不是就能變成姊姊呢……
    所以少女向父親撒嬌,那是她第一次耍了任性。

    「父親。我也想留長髮。」

    當時,總覺得父親臉部表情僵硬了。
    然後,一陣火辣感出現在少女的臉頰上,過了一會兒之後才覺得痛;再過了一下子,少女才理解自己被摑了一巴掌。
    想留長髮──面對這樣微小的願望,父親給出的答案就是一巴掌。
    父親疼愛的是姊姊,不是少女。

    詳細資料
     出版社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作 者  作者:手島史詞 插畫:COMTA
     圖書分級  普遍級
     譯 者  絕影
     ISBN  978-986-332-965-7
    加價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