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2集)

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2集)
影執事マルクの手違い

$220.00 $209.00

販售狀態:搶購一空

商品類別:小說  戀愛關係  

選擇規格:

數量:    Spin UpSpin Down  
可訂購時通知
加入收藏
  • 結帳方式:
  • . 線上刷卡 . WebATM . 超商付款
  • 配送方式:
  • 滿 1000 元(含)以上,郵寄一律免運費
  • 內容簡介
    在法連舒坦因家廣大庭院中的樹木接二連三倒下的早晨,不請自來的客人──三位強大的契約者來訪。執事馬克細心「接待」的結果就是他又多了四項使命。
    其一、迅速擊退襲擊房子的三名契約者。
    其二、調查這些契約者究竟是得到什麼情報而前來攻擊。
    其三、找出一個能夠接受並理解不應該存在的東西與現象,並且能夠對應這些事情的園丁。
    其四……購買新眼鏡。
    為了達成這些使命,馬克前去請求美貌的當家‧耶露蜜娜首肯,但她卻說要一起去……?

    搶先試閱


    第一章 漫長一日的開始


    喀噹吭咚──

    或許是因為轉了個大彎吧?車廂劇烈地搖晃了一下。
    「對、對不起。」
    正好走在通道上的女性往座位一倒。女性身穿可愛的荷葉邊衣服,也許是跟男友出來旅行。車廂內的座位設計成兩兩面對面的形式,椅背上有小小的扶手。女性可能是沒能抓牢。
    一隻手伸向害羞地紅著臉的女性。
    「小姐,您有沒有受傷?」
    伸出手的,是一位穿著黑色長衣的青年。面容端整,帶著一點中性的感覺,但表情卻顯出幾分憂愁。留著一頭略長的金髮,眼眸為青色,是一個不論男女,都會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的人。
    青年胸前掛著一個在大小兩個圓上畫出十字架的歐爾達教玫瑰念珠,是個二十歲左右的神父。在他攙扶之下站起身的女性一副作夢似地看得出了神。
    「這班火車真顛簸,太遺憾了。」
    青年神父這麼說,並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女性連忙整理好裙襬。
    「謝、謝謝您。」
    「不會,火車看來還會搖晃,請小心。別再發生跌倒……這麼悲傷的事情了。」
    「好、好的……很悲傷嗎?」
    女性先點了一下頭,才顯得有點困惑地這麼反問。神父誇大地仰天長嘆:
    「當然很悲傷啊,妳可能因為跌倒而受傷,也可能弄髒精心搭配的服裝。要是發生這種事情,那麼無論是多麼細心策劃的計畫都會蒙上一層黯淡的陰影。一想到這裡……我就好難過!胸口幾乎要被撕裂了!」
    神父不顧自己在火車上,以差點哭出來的模樣大叫著。女性則是像被嚇傻般地不斷重複著張口閉口的動作。
    「呀──」
    接著,她的視線落在神父正面的座位上,發出小聲的尖叫。
    那裡擺著一個巨大的人形擺設,以人類的角度來看實在過於巨大。儘管呈現坐姿,但頭頂也幾乎已經碰到車廂天花板。可能是要拿去慶典上用的吧?那東西身上披著燕尾服,雙手抱胸,面部則是仿造類似貓頭鷹一類動物的雕刻,正在打盹似地搖來晃去。
    女性看了看擺設又回頭看了看神父,然後一副覺得自己好像招惹到不該惹的東西似的,拎起了裙襬迅速奔離現場。神父無所適從地伸出手,然後喪氣地垂下頭。
    ──好傷心,一定是這個貓頭鷹害的。
    神父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舉止很詭異。
    正當神父的情緒低落時,擺設的頭也恰好停止擺動,然後轉了一圈。周圍的其他乘客都覺得這是很精巧的機關而以感嘆的眼神看過來。
    「亞隆,你醒了?」
    名叫亞隆的擺設發出「霍──」的貓頭鷹般叫聲,應該是在打呵欠。有些乘客還鼓掌叫好,但神父卻頭痛了起來。
    亞隆聽到掌聲之後舉起一隻手,客氣地低頭示意。此舉讓掌聲頓時停下,換來大量狐疑的眼光。
    亞隆並不介意乘客們的反應,將貓頭鷹面具轉向神父,問道:
    「︿傳教士﹀閣下,還未抵達嗎?」
    聲音又粗又低,跟貓頭鷹的形象一點也不吻合。到這時候乘客們才發現那不是機關擺設,而是一個人,連忙別開視線。
    「別用外號叫我,我叫約翰耶爾,請你好歹記住我的名字。」
    「唔,因為這『約翰耶爾』不好叫,而且︿傳教士﹀不是既好說又簡單嗎?」
    「就說我叫約翰耶爾……唉,算了。」
    神父──約翰耶爾嘆了一口氣,亞隆則歪了歪貓頭鷹面具。光看他的外表,還是會以為他是觀光勝地的擺設品。
    「而且既然你戴著那條項鍊,那麼叫你︿傳教士﹀當然沒錯。」
    「你、你竟然說是項鍊,這可是道道地地的正統︿精杯﹀玫瑰念珠耶?是我們受到主歐爾達的血之祝福的證據啊!」
    「吾輩並不熟悉宗教,所謂的︿精杯﹀是什麼?」
    這句話讓約翰耶爾愕然,因為連小孩子都知道︿精杯﹀是什麼。即便沒有信仰歐爾達教,但這名稱應該每個人都聽過才是。
    ──怎麼會這樣……這是挑戰嗎?這男人是在測試我的信仰虔誠與否嗎?
    亞隆對顫抖著的約翰耶爾搖搖頭。
    「不,吾輩聽過這個辭,但並不知道其中詳細,也不知道其外型究竟是哪裡算杯子。」
    「……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可以解說一下。」
    在福羅雅堤那的一般認知之下就是這麼回事。約翰耶爾把這個當成傳教活動的一環,重新振作精神開始解說:
    「──說來主歐爾達聽見神諭後,治好病患的病、端正不正當的事物,並給予不幸者救贖。然而,受到不誠實的信徒背叛而受難時,他卻違背了下令『懲罰叛徒』的神諭,原諒了該人。」
    「喔,真是好事一樁。」
    「但是很遺憾的,主違抗了天意。」
    「唔,神發怒了?」
    「哎,就是這麼回事吧。」
    「真沒道理呢。」
    「喂喂!你認真點聽吧。」
    約翰耶爾陷入一種自己好像那種在酒館中抱怨老婆的醉漢似的錯覺,不禁抱頭。說起來,會跟「契約者」解說教義,應該是自己搞錯狀況了吧?
    儘管如此,約翰耶爾還是打起精神,繼續解說:
    「神之所以下令懲罰是有原因的,忽視神諭的主歐爾達不光害了自己,還會連累一干使徒一起受難。預測到此事的主歐爾達,將自己的血注入杯中,並且這麼說──無論生病或者健康,吾血均流於諸位身上,守護諸位。」
    「唔,這話吾輩聽過。」
    這是在教會的集會上一定會提及的話,也是進行巡禮的信徒沿路一直唱頌的話語,當然是一句很常聽到的話。
    「然後使徒們也將自己的血注入杯中,向主歐爾達發誓。隨後,主歐爾達自願受罰,便被上天接走了。所以,當時的杯子被稱為︿精杯﹀,既是與主歐爾達訂定契約的證據,也是我們歐爾達教徒的信仰之證。」
    約翰耶爾彷彿唱大戲似的唱做俱佳地說著,也許是沈浸在只有自己能夠引導大塊頭男子走上正途的使命感之下,才這麼做的吧?
    「嗯,那麼為何你的首飾會是︿精杯﹀呢?」
    解釋了這麼多但對方好像有聽沒有懂,讓約翰耶爾不禁傷心起來。
    「呃……這個嘛,杯子不是分成容器跟台座嗎?也就是說這個要從上面往下看,兩個圓代表了了杯子的台座和容器,十字架則表示那是從受難之中誕生的象徵。」
    「唔,明白了。」
    亞隆終於理解了似地大大點頭,他的頭撞在天花板上,發出「嘎嘰嘰嘰」的不祥聲音,接著像想起什麼般東張西望。巨大的體積讓他每有動作就會頂得天花板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讓附近的乘客坐立不安。
    雖然很奇怪這麼大體積的人到底怎麼進到車廂裡面的,但在座位上等的約翰耶爾稍微分個神,這傢伙就出現了。這麼大的身體卻能夠無聲無息地移動,這個人絕非泛泛之輩。
    「唔,平?同志上哪兒去了?」
    「好一段時間之前離席,說要去透透氣。」
    約翰耶爾傻眼了,原來這個大塊頭之前都沒有察覺嗎?不過平?是因為無法忍受跟這個擺設一起坐才離開的,要對亞隆說實話好像也有點不妥。
    亞隆戴著貓頭鷹面具,直勾勾地注視著約翰耶爾的臉,不知為何難過地嘆了一口氣。
    「唔唔……應該快到了吧,吾輩去通知他好了。」
    亞隆似乎想要站起來,這一動又讓天花板發出「嘎吱嘎吱」的慘叫。
    ──這個人打算怎麼下車啊?
    約翰耶爾現在真的擔心起在車上一直感到疑惑的問題,勉強把亞隆按回座位上。
    「放心吧。那個人也是『契約者』,時間到了自然會回來。」
    契約者──支付代價給精靈,從精靈身上獲得特殊能力的存在。以自己生命中的價值支付,隨之產生名為制約的束縛。其中有一項是「無法違背契約」,契約者一旦與他人約定,就不容反悔。
    不一會兒,通路另一邊出現一個小小的身影。
    明明在車子裡面,但來人卻戴了一頂雨傘似的大帽子,身上穿著用好幾條布裹起來的衣服,完全將身體裹住不露一點肌膚,布條上還縫有扭曲的花紋,是東方島國曲都的文字。背後背著一根幾乎與其身高相同的長型棒狀物,也用布條裹著。
    看到來者模樣的乘客,全都一副面臨世界末日似地慌忙開始整理行李。
    「平?同志!馬上就要抵達了。」
    亞隆一呼喚,車廂內的窗戶便發出「嘎吱嘎吱」的慘叫聲,他的聲音跟他的體格一樣非常巨大,在他正前方的約翰耶爾頓時覺得眼前一片白。
    「亞隆,車內還有其他乘客,請小聲一點。」

    詳細資料
     出版社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作 者  作者:手島史詞 插畫:COMTA
     圖書分級  普遍級
     譯 者  絕影
     ISBN  978-986-10-9774-9
    加價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