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1集)

影執事馬克的啟程 (第1集)
影執事マルクの手違い

$220.00 $209.00

販售狀態:搶購一空

商品類別:小說  戀愛關係  

選擇規格:

數量:    Spin UpSpin Down  
可訂購時通知
加入收藏
  • 結帳方式:
  • . 線上刷卡 . WebATM . 超商付款
  • 配送方式:
  • 滿 1000 元(含)以上,郵寄一律免運費
  • 內容簡介
    法連舒坦因家的新手執事‧馬克是個優秀的人。 他總是帶著柔和的笑容且身段俐落,同時機靈又學識淵博。 「馬克真是無所不能呢!就是身體稍微虛弱了一點。」 僕人們無一不讚嘆欽佩;年輕貌美的主人耶露蜜娜儘管面無表情,但也表現出滿意的態度。只有馬克本人不太能接受。 為什麼我得沖泡出「好喝的紅茶」啊?身為能夠操縱山犬精靈〈古夫‧林〉的「操影」殺手,為什麼我得做這種事! ──為什麼?那是因為他被擁有強大精靈守護的耶露蜜娜打敗,並且在能夠強制他人絕對服從的「空白合約」上面簽了字……風格特異的主人與執事所帶來的歡樂執事奇幻大作登場!

    搶先試閱

    第一章 那是一位美麗無比的少女


    身為僕人的人們都很早起。
    他們幾乎在破曉之刻便醒來,並且為了隨時接到主人的召喚都不至於失禮,必須要迅速梳洗完畢、打點好儀容。身上的服裝在前晚就寢之前就要徹底撫平掛好,避免皺掉;如果發現皺起之處,則要灑些水,用熨斗好好地燙平。
    尤其是身為執事,不僅要注意儀容端正,還要要求自身的品味。無時無刻都必須把自己打點得完美無缺,行為舉止還要充滿紳士風範。
    馬克‧馬多克雖然還只是個少年,但仍然擔任起這幢洋房的執事一職。
    當然,只要是執事,就不能出現例外。馬克也是在破曉時分就得起床打點儀容,並且為了能夠完美地回應主人的要求,而開始做起萬全的準備。
    洗好臉,取出襯衫、長褲以及燕尾服,確認這些衣服上頭沒有髒污與皺折之後將之穿上,並仔仔細細地將愛用的圓框眼鏡擦得發亮。然後前往廚房,在爐灶上點火燒水,同時利用水沸騰之前的這段時間,擦拭早餐將會用到的餐具。
    「呼啊……早安。」
    就在他做準備的途中,其他僕人也陸續起床。一邊打著呵欠,一邊進入廚房的,是一位頭上到處都可以看到亂翹的髮梢的黑髮少女。少女有著褐色肌膚與琥珀色的雙眸,雖然年僅十三,但還是以一名女僕的身份賣力工作著。
    「艾霞,早安。」
    「馬克先生,您起得真早。」
    看到一副覺得自己輸了而嘟起嘴的少女,馬克送出了一個微笑。
    「這只是偶然罷了。別說這個了,妳是不是該把頭髮梳理整齊一點比較好?」
    女僕少女艾霞一臉不滿地捲著自己的頭髮玩。
    「為什麼會這樣啊?睡前明明就好好梳理過的,為什麼到了早上就會這樣亂成一團啊?」
    看著艾霞嘟噥著往洗臉台過去的背影,馬克也只能苦笑。
    擦好餐具之後,爐上的熱水也正好沸騰。判斷主人差不多該起床了的馬克,開始準備沖泡紅茶。這幢洋房的主人心胸非常寬大,就連僕人們都可以自由地享用紅茶。
    沖好包含主人的份在內的三杯紅茶之後,梳好頭髮的艾霞才總算回來了。不過與其說她是梳好了頭髮,看起來更像是把亂翹的頭髮硬塞進頭巾裡頭……
    「艾霞,紅茶已經沖好了。」
    「哇!謝謝你,馬克先生!」
    看到艾霞因為一杯紅茶就興奮不已,馬克豎起了一根食指,淡淡地告誡:
    「多明尼克先生還在睡喔,妳太大聲了。」
    艾霞慌張地掩住嘴,然後乖巧地喝起了紅茶。馬克也在她身邊坐下,享用著早晨的紅茶。
    叮鈴叮鈴──
    小小的鈴聲彷彿抓準時機似地響起。
    「哎呀,似乎在傳喚了。」
    「咦,這麼快?」
    「因為昨天睡了整整一天啊。」
    「雖然你說睡了,但還是抱著書到處亂晃啊?明明身體不適……」
    這幢洋房的主人前幾天明明就發高燒病倒了,然而一旦退燒之後卻又馬上起床在屋子裡面亂晃。艾霞發現這樣的主人之後,也不顧自己是僕人的立場,狠狠教訓了主人一番。
    馬克將茶具放在托盤上面,離開了廚房。

    僕人的起居區域在地下。雖說是地下,但跟地下室卻不太一樣,只有一半埋在地面之下。房間設有窗戶,不僅採光沒有問題,通風也很良好,不會過於潮濕。尤其在這個季節,這裡比屋外涼爽,算是生活環境相當舒適的區域。
    從地下登上石砌的台階,便會來到寬敞的玄關大廳。這裡的屋頂挑高到二樓,地上鋪著精緻的地毯。
    主人的寢室在二樓,所以馬克接著登上通往二樓的階梯。這邊的樓梯採用木頭製成,有著由家俱師傅精心傑作、散放著溫潤木頭光澤、裝飾華美的扶手。階梯旁的牆壁上規則地掛著褪色的繪畫,都是些風景、靜物畫,沒有看到肖像畫。
    來到二樓之後,馬克站在主人的寢室前面,輕輕地敲了兩下房門。門上雖然雕著小小的新月型花紋,但仔細一看,就可以看出那是只有單邊的翅膀。
    「小姐,您叫我嗎?」
    馬克當然不會犯下貿然開門的初級錯誤。過了一會兒,傳來同意他入內的回應之後,他才轉動上頭雕有樹葉花紋的黃銅製門把。
    開門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帶有頂蓋的大床,織著足以讓人聯想到月夜的圓形透光花紋的淡紫色垂簾從頂上垂下,簾幕的另一端有個小小的影子晃動著。
    「……是執事嗎?」
    「是,我端了紅茶來。」
    淡紫色的垂簾自內側緩緩敞開。
    由簾幕內現身的,是一位以一家之主來說,顯得年輕了點的少女。翠綠的眼眸中帶著些許陰霾,肌膚光滑雪白如瓷,面容則彷彿精雕細琢的玻璃工藝品。細絲般的頭髮雖是豔麗的金色,但很可惜地卻修剪到還未及肩的短髮長度。
    少女名叫耶露蜜娜,這座在城鎮中佔有寬廣腹地的洋房的主人便是她。她在睡衣外頭套上單薄的襯衫,是一位雖然不至於艷光四射到讓人不知該把眼光往哪兒擺,但還是會不禁使來到她身邊的人嘆息的美麗少女。
    「……準備真周到。」
    儘管她的聲音猶如銀啼鳥那樣地清脆繚繞,但本人卻彷彿是對這音色很反感似地極度沈默寡言。
    馬克打算將茶具擺放好的時候,發現小邊桌上頭放了一盞熄滅了的提燈。
    「話說小姐……」
    「……何事?」
    「您昨晚有好好地休息嗎?」
    「……………………我有好好地躺在床上。」
    看樣子又通宵看書了。要是給艾霞撞見,肯定又會狠狠地訓她一頓。馬克想像著那種景象,露出苦笑。
    「您要起床了嗎?」
    「……要。」
    「要我請艾霞過來嗎?」
    少女的翠綠眼眸閃爍片刻,最後搖了搖頭。
    「……等喝完紅茶再說。」
    「明白了。」
    在主人說「可以退下了」之前,執事就必須在一旁伺候。
    傾著茶杯,呼出滿足氣息的耶露蜜娜是一位如外表所見的十六歲少女。從瞭解她身上所背負的某些事物的馬克看來,那種理所當然的模樣令人鬆了一口氣。
    馬克佇立在啜飲著紅茶的主人身旁,估量著何時該添加第二杯紅茶時,耶露蜜娜忽地抬起了頭,視線朝向窗外的遠處──
    馬克雖無法看見那兒有些什麼,但很快他便得知有人影從門口竄了進來。
    耶露蜜娜以平穩的聲音低聲說道:
    「……有客人。」
    「這麼早嗎?」
    「……似乎是郵差。」
    「明白了,我去收件。」
    馬克退出寢室時抬了抬頭,看到耶露蜜娜眼中閃過一絲陰影。

    馬克打開玄關的門,門口站了一位略顯吃驚的中年男子。男子頭戴郵差帽子,肩頭掛著一個大大的肩包。
    郵差看見馬克,露出親切的笑容。
    「您是這幢洋房的人?」
    「是的。」
    「啊啊,太好了。我正在猶豫該不該在這麼大清早的時間敲門環呢。」
    「辛苦您了,請問有郵件是嗎?」
    「是的,有(‧)貨(‧)送(‧)到(‧)。」
    郵差帶著親切的笑容,一副忍不住要跟對方好好打個交道似地伸出右手。然而那隻右手上握的,卻是一把手槍。
    事情發生在轉瞬之間──
    馬克輕輕握住彈膛轉輪,就這樣如扭開水龍頭似地順時鐘旋了過去。手槍沒有擊發子彈,反而似剝橘子皮般從郵差手中溜了出來。
    郵差雖然動了動食指,但原本應該在他手上的「貨」已經在馬克手裡了。
    馬克滑開轉輪,開始檢查手槍。
    「林布蘭公司製造的雙扳機結構式左輪手槍,俗稱葛雷亞姆,裝彈數六發,保養得很好,至於口徑則是點三七吧。這是一把穩定、很少誤擊的槍,並且是以保安官為首,頗受大眾愛用的槍。不過,你沒有關上保險呢。」
    郵差的笑臉愈來愈僵,不過他的判斷還是既迅速又確實。就在馬克檢視手槍的同時,他已經從肩包裡頭掏出另一把槍。
    這把就不是左輪手槍了。馬克像是要感謝好友一般伸出手,如同跟郵差握手似地握住了槍。他的拇指伸進了擊鎚之間,食指則插進扳機的後方以阻止手槍擊發,然後像轉門把般上下一扭。
    第二把槍也輕易地從郵差手上抽了過來。
    「史提姆拉達公司製的裝飾槍,俗稱偉‧邦。雖然不敵左輪手槍的通用性而遭到停產,但卻因為可以使用自行調配的高火力特製彈藥,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退役的名槍。就算當古董收藏也是價值不菲。」
    郵差的臉色轉為蒼白。但儘管如此,他畢竟是個職業級人物,抱著賭上最後一把的心情伸手到肩包裡頭之後,順著抽出物品的勢頭一口氣揮出。手上拿的是一把大型小刀。
    雙手被兩把槍塞滿的馬克,有如撤走料理般往後退了一步,小刀連燕尾服的邊也沒沾上,就這麼揮空了。

    詳細資料
     出版社  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作 者  作者:手島史詞 插畫:COMTA
     圖書分級  普遍級
     譯 者  絕影
     ISBN  978-986-10-9245-4
    加價購